世界上伟大的医生(第四期)

2021-07-14 10:55:57 广州仁医医疗 44

图片关键词


本期仁医医疗特别邀请到德国慕尼黑哈拉兴骨科医院创始院长、德国脊柱学会创始主席 、欧洲脊柱学会前主席 Prof. Mayer 做专题访问,揭秘世界微创脊柱大师为何离开柏林最著名大学附属医院到慕尼黑履新,如何在1998年吸引9000万欧元(9亿人民币)投资办院,如何将一家濒临破产的慕尼黑大学附属骨科医院重新扶上正轨的传奇故事。

图片关键词


Mayer教授于1998年在德国首先提出:一家医院应提供高质量的医疗服务,专注亚专科的建设,引进世界一流专家。这是他们的医院获得巨大成功的关键。



1、你是何时决定要从医的?为什么?

其实在我高中毕业后,我并不清楚我未来会往哪个方向发展。在德国,高中毕业生去公司或医院里实习是很常见,所以我决定去一家医院实习。

 
在这家医院里,有一个非常年轻且充满活力的外科医生,让当时只有17岁的我对外科手术非常着迷。后来我想,或许我应该去学医。因为我喜欢与人打交道,我想拥有一份职业让我有机会与人打交道。
 
即使在1973年,进入大学学医也是相当困难的。因为你必须在高中毕业时有个好成绩,才有机会进入大学。另一方面,高中毕业后我还要服兵役,时长大约1.5年。所以我利用这段时间来考虑我的未来。最后我决定申请去美因茨大学学医。这是德国最古老的大学之一,它成立于15世纪。很幸运,我被这所大学录取了,所以在1975年我开始在这所大学学医。
 

2、您的早年经历如何塑造你的成就?
我出生在一个德国西南部的小村庄里,拥有非常快乐的童年。即使如此,我的父母也一直教育我“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我的家族里此前并没有做学问的人,我算是家族里第一个完成高中到大学学业,选择从医并拿到医学博士学位的孩子。回首过去,似乎真正塑造我成功的,是我很早就明白的道理——与其他人一样优秀不能让我们获得成功,只有超越他们才能。
 
 
3、您是什么时候进行第一台VIP手术?您是如何得到这次机会的呢?
其实很难定义谁是VIP病人或者怎么算是VIP手术,对一位年轻外科医生来说,第一台手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这就是第一台VIP手术,这位病人也就是第一位VIP病人。

在我看来,不管病人的社会地位如何,每一位病人对医生来说都应该是同等重要的。回到问题本身,在柏林任职的那段时间里,我开始研究与尝试一些创新手术方式,在这时我遇到了我的第一位VIP病人,缘于刚好他也想尝试新型微创手术。



在慕尼黑我治疗了许多VIP病人之后,我发现这些VIP病人们都有自己的私人医生,为他们提供医疗建议或推荐其他特定医生来进行手术。


如果你希望被其他医生推荐,你需要具有一定的声望。手术方面或者在创新术式上的赞誉、突出的科研能力、文献发表的数量及质量优势,都会让你在外科医生以及一些科研学会中拥有良好的口碑,进而增加被推荐率。


对于是否会有VIP病人向你寻求治疗这件事来说,是医生个人没办法影响的。一些VIP病人在询问自己私人医生治疗建议或推荐医生人选时,私人医生们往往会推荐该领域内世界闻名的专家们。最终在医生与病人会诊后,由病人来决定是否前往你的医院或是否选择你。

 

4、您可否与我们分享一些您为VIP病人做手术时的故事?
当然可以,我想与你们分享一件趣事。但我不能提这位VIP病人的名字。

那是2004年,那时我和我的家人在一起度假。我还在沙滩上,然后我的手机响了。我接到一位先生的电话,他说:“现在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病人,他现在就需要你。”
 
我保持礼貌地说:“好吧,但现在我在休假,麻烦先把病人的X-rays和MRI结果发过来,我随后会看。但是现在我不能过去看他,因为现在是我的家庭时间,我还在度假,等我下周度假结束,我非常愿意过去看他。”
 
然后他坚持说:“听着,我是我们国家军队的首席军官,我是一名将军。这位VIP病人是一位非常重要的人,他现在就需要你!”
 
我解释说:“我愿意治疗这位病人,但请您理解,我现在和家人一起度假。我下周可以过去看他,因为他的病情并不是特别地紧急。”
 
我想要尽快结束这通电话,但他还是非常坚持。然后我就说:“请告诉我这位病人到底有多重要?因为我之前也接到过很多电话,和我说现在有一位很重要的病人需要我,但是现在这位病人是有多重要?”
 
他真的很绝望,然后在电话里喊:“听着,这是我们国家最重要的病人!”
 
听到这,我已经知道这位病人是谁了。然后我们就安排见面,这位VIP病人后面就送到我的科室里做了手术。
 

5、您是如何下定决心离开柏林最著名大学附属医院到慕尼黑任职的呢?
其实也不算是非常艰难的决定。那时我在柏林一个大学医院里担任大骨科主任,在当时的大学医院体制下,骨科是没有细分专科的。当然我们的科室里也有不同专长领域的医生,比如说他们只专注于手外科和足踝外科,或像我一样只专注于脊柱外科,但骨科并没有下设独立科室。
 
接着我收到了Schön Klinik集团的邀请,希望我能前往慕尼黑为他们建立一个脊柱中心,同时他们也给我一个机会来创立及管理一个全新架构的骨科医院,建立一个以骨科细化分科为基础的多学科中心骨科专科医院。所以我来慕尼黑目的之一就是希望能建立一个脊柱专科中心,接着建立一个以外科手术为核心的各亚专科共同发展的骨科医院,比如相继建立的小儿骨科、手肘外科、足踝外科、肩髋膝关节外科等等。
 
这对当时的我来说也是一个独一无二的机会,实现我对骨科进行细化分科的新理念与新想法,去建立一个专业的骨科专科医院,并且实现建立我自己的脊柱中心的理想。
 

6、从您1998年开始领导慕尼黑哈拉兴骨科医院期间,您遇到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其实挑战有很多,大家可以想象一下,我刚到慕尼黑的时候,医院刚刚由公立医院转变为一所被私立集团收购的医院,在此之前,医院是大学附属的骨科专科医院。Schön Klinik集团收购医院后,大学马上切断了和医院之间所有的学术联系。

但这其实还不是最大的挑战,从经济层面上来说,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将一家破产的医院重新扶上正轨。
 
第二个挑战就是,这是一家老旧的医院。医院有200张病床,但是只有2个带淋浴间的病房,是不符合国际标准的,所以整个医院都需要重建。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其实这都不算什么大问题。
 
最大的挑战就是:对于剩下的员工,如何激励他们,使得他们愿意留在医院并且对医院的未来有信心呢?
 
我还记得,一开始有很多的员工对新管理层和新理念都是不信任的。但是一步步地,我们使员工对医院有了信心。我们告诉员工我们的出发点是好的,我们的工作重心是提高医疗质量,我们将创新性的术式带到了医院,同时我们会翻新医院的基建,这些都是我们取得现有成功的重要因素,这使得员工有了企业认同感。每动工一座新的大楼,每建立一个新的亚专科科室,每聘请一个业内有名的专家到医院做主任,员工对管理层和理念的信任就又多了一分。
 
我认为,一开始的时候,这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挑战。回想起来,我正在做这件事的时候,幸好我没意识到这件事有多难。但是最大的挑战是如何让员工相信我们办院的理念是一个非常超前的理念,如何让员工相信我们的理念最终能获得医学上和经济上的成功。
 
 
7、您认为是什么吸引了Schön集团9000万欧元(9亿人民币)的投资呢?
我觉得吸引SchönKlinik集团投资的点是我们办院和医学理念。因为在当时,一家骨科医院想要长期运营良好的话,唯一的方法就是提供高质量的医疗服务,意味着我们必须找到专注于某一亚专科的专家。

举个例子,现今一位知名的膝关节专家不可能同时是知名的脊柱专家或者手外科专家。但是在1998年情况不一样,引进亚专科专家在当时是一个很创新的尝试。所以我想,这不仅仅是我的远见,也是当时集团负责人Dieter Schön的远见,他相信我们这个新的理念一定会成功。现在看来,我们当时都做了正确的决定。回顾医院20年的发展史,我们的理念无论是从医学上还是经济上看都是正确的。
 

8、谁给你的职业生涯带来了最大的影响?
非常多专家和同事对我产生过影响。我先从瓦伦方教授开始说起,他是我在美因茨约翰内斯-古腾堡大学硕士论文的导师,是他引导我对神经外科产生兴趣,也是他让我喜欢上科研工作。
 
然后是塞沃斯-纳瓦罗教授,他是柏林神经病理学中心的主任。我的神经外科学习是在柏林大学的神经病理学开始的,他对我影响很大,他是一位非常有活力的科研人员,很会带动自己的团队。其实他试过说服我做神经病理学家,但这不是我的目标,我更想成为一名神经外科医生。
 
在同一家医院,我遇到了马里奥-布洛克教授,他在另一个方面对我影响很大。他是一位国际知名的神经外科医生,他教会我很多有关国际间交流和建立国际间网络的事情,教会我很多科研和教学在神经外科和脊柱外科领域的作用,在他的部门我第一次接触到了脊柱外科。
 
另一个给我带来影响的人是弗里德博尔德教授,他是德国柏林自由大学骨科系的主任。因为当我开始接受骨科手术培训时,他是骨外科著名的导师之一。他是一个非常友善的人,真的很会和病人沟通,我从他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特别是处理外科医生和病人的关系。
 
接替他的主任韦伯教授也影响了我,因为他是一位非常全面的外科医生,他对当时所有的外科技术都非常了解。他是一位在骨科手术方面具有非常广泛知识的人。
 
说到脊柱外科方面,对我产生最深刻影响的是尤尔根-哈姆斯教授,我没有和他共事很久,但在90年代中期,我有幸在他的科室工作了3个月。在那时,他是德国唯一一个称得上是真正脊柱外科医生的人,实际上他是第一个决定专注于脊柱手术的人,我可以从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因为他探索了脊柱手术的新领域。
 
这些人,可能是我在脊柱外科的职业生涯中最有影响力的人,我从他们那里学到最多东西。


9、至今,您最引以自豪的职业成就是什么?为什么?
回顾过去,当中有一些瞬间或成就让我深感自豪的。
 
从医学的角度来看,在80年代中期,我是第一批做经皮内窥镜下腰椎椎间盘切除术的外科医生。在当时,这是一项非常前沿的微创手术技术。放眼国际,这项内窥镜微创技术已经发展成为一项标准的手术技术。为此我真的感到非常自豪,能够成为操作这项技术的第一批人。
 
第二件让我感到自豪的成就是我在90年代初开创的一项手术技术,就是通过斜外侧入路进行微创前路椎体间融合术,现称为OLIF技术,也是全世界通用的手术技术。同时我也参与了胸腰椎人工椎体置换术发展的伟大进程,人工椎间盘置换术也已成为全世界脊柱外科医生的重要标准术式。
 
从非医学的角度来看,我很荣幸慕尼黑哈拉兴骨科专科医院被誉为全德国乃至全欧洲最著名的骨科医院之一。去年,我们医院被美国《新闻周刊》评选为全球百佳骨科医院之一。我们医院有许多在各自的专业领域里都颇负盛名的外科医生。同时我也感到非常自豪,因为回想过去,23年前我们医院只是一家濒临破产的医院。再看看现在,它已成为全球最佳骨科医院之一,我们真的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10、对于想要开启他们的脊柱外科生涯的医生,你有什么建议呢?
我当然可以给出几点建议。入门的时候,一般建议都是必须努力付出才能真正成为一名优秀的脊柱专家,这对其他专科也是适用的,特别脊柱这个学科,脊柱是一个非常年轻的亚专科。所以需要你从不同的学科收集知识。例如,从事脊柱外科,你需要骨科知识、神经外科知识、创伤学知识,也许还需要一点病理学知识。我也是这样做的,我在骨外科和神经外科方面得到的认证更多,因为我从这两个学科中汲取精华。同时还有创伤外科,以便真正能够预见,也能够进行大范围的脊柱研究。

脊柱外科是一个非常年轻的专科,它的优势在于有一个广阔的研究领域,有非常大的手术创新空间。尽管现在做研究,特别是临床研究,或开发新技术已经变得更加困难了,对于选择脊柱外科的年轻外科医生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和巨大的机会。最后,如果你观察一下脊柱外科的发展,其中一个特点是,现在的脊柱外科不断向微创技术靠拢。另外,还有其他技术,如计算机辅助导航,或机器人辅助手术,它们也在快速进入脊柱外科领域。对于选择这个专业的年轻人来说,这个学科有非常多的机会,可以让他们用一生来耕耘和学习,当然他们也会因为脊柱外科给他们本人和给他们的病人带来的东西而着迷。


11、假如您不从医的话,您会从事什么行业?
这是个有趣的问题,回顾我的从医生涯,老实说我似乎没有想过选择其他职业,也无法想象如果从事了其他行业我会怎样。当然了,每个年轻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我年轻的时候一直希望能成为一位职业足球运动员,但你知道生活里总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所以老实说,回顾我的职业生涯。对我个人,对我的职业选择,对我的一生来说,从医似乎就是我做的最正确的决定了,所以不论有何种选择摆在我的面前,我都会选择成为一名医生。


图片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