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伟大的医生》(第二期)

2021-02-07 16:37:48 广州仁医医疗 16

图片关键词


“乳腺癌取代肺癌成为全球第一大癌”是近日最火的话题。


世卫组织癌症专家安德烈·伊尔巴维表示,2020年确诊癌症的患者数达1930万人,1000万人死于癌症。目前,全球1/5的人在其一生中都会罹患癌症。乳腺癌已成全球最常见癌症,在新增癌症病例中占11.7%。


本期仁医医疗特别邀请到埃森-米特医院跨学科乳腺中心主任、乳腺癌科研项目带头人、夏洛特大学医院教授Prof. Kümmel谈谈他对乳腺癌成为全球最常见癌症的看法,以及新冠疫情下乳腺疾病领域的发展等问题。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Prof. Kümmel与柏林夏洛特大学医院合作开展“乳腺外科大师课”,邀请各国业内知名专家在欧洲进行巡讲。


图片关键词

▲Prof. Kümmel组织会议“灾难处理大师(Master of Disaster)”,通过授课与手术直播的方式探讨如何处理乳腺与妇科肿瘤手术中的并发症,吸引来自53个国家超过1500名参会者。



德国埃森-米特医院跨学科乳腺中心成立三年就成为了全德国最大的乳腺中心和最大的妇女癌症中心。该中心主任、乳腺癌科研项目带头人Prof.  Kümmel从医信条:以专一的态度去深耕专业,以开放的心态寻求合作,协同发展。



1、您为什么学医,又为什么决定专攻乳腺疾病呢?

最早可以追溯到我十四岁的时候,那时我萌生了从医的梦想。我的家族里大部分人都是工程师、物理学家或是数学家,我是唯一一个从医的人。此后我会经常到医院参加一些实操课程,这对当时的我来说是非常吸引的。一开始我的专业是妇产科医生,因为我觉得不仅仅是生病的人才需要医学帮助,怀孕、分娩也非常需要医生。但是随着医学的发展,大概在十到十五年前我意识到医生没办法面面俱到,只有高度专业化对病人和医生来说才是最好的。在德国,说出“我不做妇科医生,我只想专注于乳腺癌”这句话是非常冒险的。因此我联合了德国著名卵巢癌专家在埃森-米特医院建立了妇科肿瘤中心。回顾过去的十一年,我想我们这个决定是非常正确的。作为一名医生,我们没办法在每种情况下都做到同样出色。我的从医信条就是,病人在门诊或者救护车上只能得到初步诊断,得到诊断结果后,需要一个高度专业的团队去处理病人的疾病。不仅仅是在乳腺癌的领域,在别的领域也一样。在我看来,这无论对病人还是医生来说都是最好的方式。



2、您职业生涯中是否有对您来说很重要的导师,他们教会您什么,是如何启发您的呢?

在我职业生涯中,对我影响最深远的导师和科室主任是Lichtenegger教授,他是第一批做专科科室建设的人。我的职业生涯从柏林夏洛特大学医院开始,当时我与他共事。我从他身上学到很多,比如如何进行团队协作。作为一个科室主任,他完善了科室的专科建设,将科室细分为乳腺癌、失禁、妇科肿瘤等专科。从此我意识到专业细分的重要性以及如何进行专业细分。后来在我的科室,我们逐渐摸索和践行越来越多实现科室专业化的方法,当然我是离开夏洛特到了埃森之后才开始做专业细分工作的。


所以即使我已经离开了夏洛特到埃森工作,夏洛特还是授予我编外教授的头衔,这是对我在此领域的贡献和能力的肯定。



3、作为埃森-米特医院跨学科乳腺中心主任,您如何平衡行政、临床及科研工作?

同时作为一名父亲,真的很难平衡这一切。由于新冠疫情,现在的情况可能好一点,因为我晚上可以待在家,但是白天需要在医院工作12-14小时。其次,在我看来,我的团队是最好的团队之一。单靠我自己是没法做这么多的,没有我的团队,也许我根本没机会也不可能坐在这接受你们的采访。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有这些很好的住院医师、护士以及其他同事。这是我们在过去十年发展、磨合起来的,我的同事们都非常出色。



 4、的科研活动如何影响您的临床实践?

影响体现在日常的方方面面,我们每天都在反思自己如何能做到更好。我们建立了一个数据库,所有数据都可以查询到,根据这些数据我们每天进行反思,如感染率或术后并发症等。


我们建立了智库,负责思考我们日常工作中需要改进的地方,比如一些没有文献可循的问题,或者是我们没有想到的临床试验等。因此我们的团队分为智库和科研团队两部分。


我们专业的科研团队,由专业的医学编辑和许多非常专业的同事组成。他们知道如何监测研究数据,如何建立数据库,如何做研究,如何开展研究计划,这些给我们的科研工作提供了非常大的帮助。没有这些专业的同事们,我们的科研计划难以实施。因此一个组织良好的科研团队不仅需要临床科研护士,还需要更多各司其职的专业人员。



5、作为多个领先癌症学会的活跃成员,这对您的职业生涯有何帮助?

我觉得与各种学会保持联系和持续了解行业发展的情况是非常必要的。作为一个医生,你应该主动寻求合作。比如说,我现在在欧洲最大的肿瘤学会ESMO(欧洲肿瘤学学会)有四年的讲师任期。从去年开始,我就受邀到该学会做交流,接下来的几年也会持续下去。虽然这是你工作之外的事情,但你需要这样的合作,一起做临床试验,一起思考新的东西,一起举行学术会议,比如ESMO的年会...我觉得多参加学会活动益处多多,额外花时间做这些事是非常有必要的。



6、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最近数据,乳腺癌已取代肺癌,成为全球确诊人数最多的癌症,您对此有何看法?国际合作对这种现象能提供什么帮助?

一直以来乳腺癌都是发病率最高的癌症之一,同时也是导致年轻女性死亡的最主要癌症,比肺癌更严重。因此,在我看来,学术交流是非常重要的。学术交流有不同的方式,比如海外访学、教学演讲、短期客座教授。如果没有新冠疫情,我想中德可以互相实地拜访,一起做手术,大家取长补短。我认为只有这样全球癌症情况才会得到改善。



7、新冠肺炎疫情现在是医疗领域最大挑战之一,您认为这对乳腺疾病领域有何影响?

对于我们科室来说影响不是很大。我们的接诊量、化疗次数和疫情前差不多。当然,日常工作中多少会带来些影响,比如每天要戴口罩,在做化疗、免疫治疗等操作时必须要更加仔细地照顾病人。所以影响还是有的。而我们中心有一句口号是:在癌症面前没有封城可言。所以积极治疗病人仍然是我们的首要工作,因为假如癌症病人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病人死于癌症的几率比死于新冠肺炎的几率更大。因此作为一个高度专业化的团队,我们在新冠疫情爆发的一整年中都尽可能给病人最好的照护和治疗。



 8、至今您最自豪的职业成就是什么,为什么?

首先,我为我的家庭、我的妻子感到骄傲。没有家庭强大的后盾,我没办法全身心投入于工作。所以我觉得从家庭里获得力量是非常重要的,这样才可以支撑我一天工作14个小时。


第二是我的团队,我为我的团队感到自豪。


第三是我这10-15年来奋斗所获得的一切。我很荣幸成为世界最著名大学医院之一——柏林夏洛特大学医院的编外教授,这是很难得的,因为现在我并未在该医院任职,但他们仍然授予我这个头衔。之前他们有邀请我回到柏林夏洛特大学医院工作,但我婉拒了,因为我所在的埃森-米特医院跨学科乳腺中心现在在乳腺癌领域已经是一家比任何大学研究中心都要成功的机构。他们对我说:“是的,我们非常理解你的情况。即使你不在我们医院工作,我们也非常乐意授予你编外教授的头衔。”这是我非常自豪的地方:在国内,我因为专业的学术成就获得一家世界著名医院的认可;在国际上,作为一名领先的妇科医生,我也非常荣幸成为 ESMO(欧洲肿瘤学学会)的讲师团成员,我想我的工作也得到了国际认可。

 


9、您对准备开始从事乳腺病学相关工作的人有什么建议?

要专攻。就我个人而言,我可以同时做手术和系统性治疗。我不知道在中国是否可以这样。可能在中国分为乳腺外科和乳腺内科。如果不可以兼顾外科手术和系统性治疗的话,我建议选一门专业进行深耕。如果选择乳腺外科的话,那就只做乳腺癌手术,或者只做乳腺整形手术,不要做耳鼻喉外科或其他手术,只做乳腺手术。如果你深耕于自己的专业,高度专业化,也许一开始你只是区域内出名的医生,渐渐地你就会成为跨区域甚至国际闻名的医生。



10、假如您不从医的话,您会从事什么行业?

从医是我自小的梦想,如果不从医我还真不知道要干嘛。(笑)但如果你问我退休之后的话,假如没有经济压力我可能会研究历史和哲学。



11、除了乳腺疾病外,您还有什么兴趣爱好?

如果有空闲时间的话,我喜欢阅读和做运动,但因为我的膝盖有点问题,所以我不会跑步。我也喜欢玩一些手球或足球之类的运动,但我也没时间参加,因为这类运动需要团队合作,要白天花时间和球队一起训练,这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平常会骑一骑自行车,也许这是新冠疫情带来的积极一面,我可以白天骑车到医院上班,到了周末也可以骑自行车放松一下。



Prof. Dr. med. Sherko Kümmel


埃森-米特医院跨学科乳腺中心主任

乳腺癌科研项目带头人

图片关键词

临床重点:

• 局部和晚期乳腺癌的治疗,包括手术和系统性治疗

• 乳腺癌治疗的外科研究

 

专家认证资格:

• 妇产科

• 妇科肿瘤

• 临床肿瘤治疗

• 乳腺外科

 

所获荣誉:

• FOCUS杂志最佳乳腺癌医生

 

成员身份:

• 妇科肿瘤工作组(AGO)董事

• 西德科研工作组(WSG)科学主席

• 东北德妇科肿瘤学会(NOGGO)乳腺工作组科学委员会成员

• 乳腺癌与外科肿瘤学全国研讨会科学委员会成员

• 德国乳腺工作组(GBG)手术治疗科学委员会成员

• 欧洲医学肿瘤学会(ESMO)成员

• 美国临床肿瘤学学会(ASCO)成员

• 德国癌症学会(DKG)成员

• 德国妇产科学会(DGGG)成员

• 德国乳腺病学会(DGS)成员

• 柏林妇科学会成员

• 德国超声医学学会(DEGUM)成员

• 乳腺肿瘤及整形手术联盟(OPBC)科学委员会成员

 

科研:

• 曾作为首席研究员完成国内外101项I–III期临床研究。进行了37项I–III期临床研究,并担任了其他27项II–III期研究的副研究员。

• 作为指导委员会成员完成37项I–III期临床研究。

• 作为副研究员完成27项 II–III期临床研究。

• 在同行评审期刊上拥有200多篇出版物,其中第一作者有25篇。他还出版了194篇大会摘要/论文集,51本书/书的章节,还被邀请作754场口头报告或讲座。



埃森-米特医院及其跨学科乳腺中心简介



Kliniken Essen-Mitte (埃森-米特医院)始建于1854年,现有三家分院,均为杜伊斯堡-埃森大学的教学医院。医院现有员工约2500名,病床1000张,致力于治疗恶性肿瘤疾病。在德国2000余家医院中排行第41名。


图片关键词


11年前Prof. Kümmel与世界著名卵巢癌专家Prof. du Bois成立了埃森-米特医院妇女癌症中心,设有妇科肿瘤中心及跨学科乳腺中心。


经过11年的发展,埃森-米特医院妇女癌症中心成功超越所有德国大学医院,成为德国最大的乳腺癌中心及妇女癌症中心,也是欧洲最大的中心之一。同时中心积极参加国内外妇女肿瘤手术及系统性治疗的诊疗标准制定。


跨学科乳腺中心科室架构:乳房整形与修复重建外科(含显微外科)、乳腺放射科、系统性化疗科与综合肿瘤科。综合肿瘤科实力强劲,根据柏林夏洛特大学社会医学研究团队发表的研究,埃森-米特医院综合肿瘤科与美国MD安德森癌症中心实力相当。


临床成果:德国277家经认证的乳腺癌中心平均每年接收180例乳腺癌新发患者。埃森-米特医院跨学科乳腺中心于2020年接收超2600例乳腺癌新发患者,完成2500余台手术,其中超600台植入物重建手术。


科研:跨学科乳腺中心每年在各大国际期刊如《临床肿瘤学杂志》(JCO)发布文献约200篇,影响因子超1300,平均每篇文献影响因子超6.0。


临床试验:自2010年,超过35%病人参加中心的临床试验项目。尤其是早期TNBC乳腺癌的免疫治疗研究,埃森-米特医院是全世界参与人数最多的医院。


Prof. Kümmel最后总结一个中心成功的关键:高度专业化、科研、开放合作。



图片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