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名留美博士生遭强制遣返,其中不乏名校学子!

2024-03-11 11:18:22 广州仁医医疗 12

仁医医疗顶部.gif


过去3个月里,有十几名美国耶鲁大学、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等研究型大学的理科博士生遭遇无妄之灾——他们在回中国探亲后被拒绝再次入境美国。他们虽然手握有效的美国签证,却依然遭到无情遣返,其中一些人甚至被禁止在5年内返回美国。这使得他们的研究生涯和个人生活受到了很大影响。
中国留学生被美方强制遣返事件也引发了国际关注。3月1日,《科学》杂志援引相关人士的发言评价道:“机场接连发生的事件正对那些想在美国寻求科学博士学位的人产生‘寒蝉效应’。这些中国研究生成为了中美两国日益紧张的政治关系中的最新牺牲品。”


“寒蝉效应”

2月底,耶鲁大学举行了一次座谈会,为该校国际学生提供发声机会。出于某种担心,这些学生选择匿名,并拒绝了《科学》杂志的采访请求。
《科学》杂志引用了《中国科学报》于1月5日发表的《中国留美博士生突遭遣返:经历噩梦般的50个小时》中的受害者故事细节。
以上述报道中的孟菲(化名)为例,她于2023年12月在华盛顿特区外的杜勒斯国际机场经历了“噩梦般”的50个小时,包括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工作人员8个小时的审讯和搜身,12个小时的单独监禁,以及必须全款自付返回中国的单程机票,票价高达3700美元。孟菲只能被迫返回北京,她在美国大学的读博计划被迫中断。
目前,这些学生被拒入境的具体原因尚不清楚。他们的遭遇引发了很大关注,而他们所在的院校也在尽力帮助他们寻找完成研究并获得学位的途径。
孟菲的律师Dan Berger在接受《科学》杂志采访时表示,这种事已经让许多中国学生开始思考,在美国求学、获得高级学位是否值得付出潜在的代价:在整个研究生学习期间不能踏出美国,以免触犯美国移民法。因为一旦回国探亲或出国旅游,就无法返美继续学业了。
他的看法是:“虽然目前遭遇此事的人数较少,但已经产生了真实的‘寒蝉效应’。”
耶鲁大学癌症生物学家严钦是该校2023年刚成立的亚洲教职员工协会主席,他对美国科学界面临的潜在损失深感痛心。他说:“这些学生与军事或敏感技术毫无关系,但他们不得不去美国以外的地方完成学习并开始职业生涯。”


强制遣返原因不明

代理4名被驱逐学生的移民律师孟小洁(Xiaojie Meng,音译)称,在CBP审查官对这些学生的审查记录中,并未显示这些学生为何被拒绝入境、随后又被驱逐出境。她说:“没有任何记录表明这些学生说过敏感或可疑的话,但在面谈结束时,工作人员告诉他们,他们的签证被取消了。”
与近期驱逐事件有关的,是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2020年5月发布的10043行政令,该指令授权CBP可拒绝部分中国研究生和博士后学者入境。特朗普政府称,这些人员想通过F签证或J签证进入美国,“窃取美国敏感技术和知识产权”。
美国国务院称,2021年拒签了1964名中国学者,2022年拒签了1764名中国学者。然而没有可供参考的CBP数据。可见,相关信息缺乏透明度,背后真正的具体原因也未可知。
这引发了许多猜测。例如,受害者制作的电子表格显示,他们中的大部分遇到了杜勒斯机场同一名CBP审查官。他们倾向于认为,是这名工作人员试图完成某种配额(工作指标),或对10043总统令的要求进行个人定义。
但Dan Berger不同意这样的猜测,他说:“确实,一些入境口岸在审查上可能更严格或更宽松,但我对过度解读这类众包数据持谨慎态度。”
CBP发言人拒绝讨论具体事例,并表示该局作为美国国土安全部的一部分,只是在履行职责,其原话是:“所有试图进入美国的国际旅客都要接受检查,这是保护美国边境并在入境口岸执行法律任务的一部分。”


学校的补救

耶鲁大学艺术与科学研究生院院长Lynn Cooley说,耶鲁大学正在竭尽所能向政府寻求补救措施,以便该校的学生能返回美国继续学业。但她指出,大学提供帮助的能力非常有限,因为决定权在于以下机构:美国国务院负责签发外国公民赴美签证;CBP的工作人员负责决定哪些人可以在抵达美国后顺利入境。
Lynn Cooley表示,耶鲁大学支持为受影响的学生作出其他安排。她说:“如果可以让无法回到纽黑文的学生远程工作,只要是合法的、可以做到的,我们都会安排。”
但她补充说,对于研究生学习初期的学生来说,这不是一个好办法,因为此时不管是上课还是做研究,都需要他们在校园里。
孟小洁要求CBP撤销对这些学生5年禁止入境美国的决定,但她无奈地表示,CBP改变决定的可能性渺茫。对于CBP而言,对此类请求的回复没有截止日期的约束,甚至没有人要求他们必须回复。
孟小洁的两名客户现在希望转学到欧洲继续求学,另一名客户则获得在中国远程线上学习的临时许可。

来源:科学网等。编辑&综合:硕博圈Daily

图片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