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伟大的医生(第十九期)

2024-01-19 10:34:36 广州仁医医疗 17

图片关键词


本期仁医医疗特别邀请到英国皇家麻醉师学院院士、国际著名麻醉学与重症医学专家Prof. Dr. med. Gernot Marx做专题访问。Prof. Marx现任亚琛工业大学附属医院麻醉科副主任、外科重症监护与中期照护科主任,2025年他将成为德国麻醉学与重症监护医学学会(DGAI)主席。他是《麻醉学,重症医学,急救医学及疼痛治疗》、《重症及急救医学》、《英国麻醉学期刊》编委。他是全德国乃至全世界麻醉、重症监护、急救领域首屈一指的专家。

图片关键词

精彩回顾

#  采访录 #

1、请您简单介绍一下自己?您是如何发现自己对医疗事业抱有热情的呢?

大家好,很高兴接受你们的采访。我是Gernot Marx,是德国亚琛工业大学附属医院重症监护科主任。我的部门有100张ICU床位,负责照护许多危重患者。亚琛工业大学附属医院共有1500张床位、34个学科,(我们的科室工作)包括移植和治疗烧伤患者,这就是重症监护科室的概况。

图片关键词

我57岁了,已婚并育有两个小孩,儿子21岁,女儿19岁,现在已经独立了。

在校期间我就开始考虑自己的医学事业。在学校的最后一年,我在思考自己到底想做什么。所以我看了很多资料,也和我的朋友和家人讨论了很多。我的目标是把我的生命投入到有价值的事情中,所以我选择了医学。

图片关键词

我的家族中没有从医的人,所以我是我们家族第一个医生。完成学业后,我做了近两年的救护车司机,进行过紧急护理。并且在那22个月里,我坚信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从此我就学习医学了。我在汉诺威医学院毕业,完成了我的医学博士论文,并获得了医学博士学位,开始了作为麻醉师和重症监护师的职业生涯。


2、您是什么时候开始确定要深耕麻醉、重症监护和急诊医学这些领域的呢?

其实在我开始学习医学之前,在我从事随救护车出勤和急救工作时,我已经做好了学习医学的准备。但我是在大学第四年做的最终决定。因为我们在大学期间就可以开始我们的医学博士论文了,我也是在那时开始准备麻醉和重症监护相关的医学博士论文。那时候我渐渐明白了这是适合我的专业。


3、有没有人在您学医、从医期间激励过您?或者说,谁激励您追求您现在的专业领域?

是的,确实有一位老师对我影响深远,虽然之后我还遇到好几位导师,但是其中对我影响最深远的是我的医学博士导师。

他也是一位麻醉医师,同时担任重症监护室的顾问。在汉诺威医学院时,可以说是他启发了我。他十分痴迷于重症医学,相信这门学科的发展潜力,而且他总是心系病人,可以说他对我影响至深。他富有精神能量,教会了我如何当好一名重症监护医师。

他是我的博士导师,我的医学博士论文是他指导的,我的重症监护医学知识也是他教的,是他教会了我怎么入门。当我在大学毕业后开始学习麻醉学时,第一年指导我的老师就是他,他对我的影响确实非常深远。他教会了我很多知识,后来我也把这些知识传授给了我的团队成员。在转到利物浦和耶拿的医院工作之后,我也将这些经验和理念传授给了那里的同事。

我遇到过不同的教授,他们都给我传授了很多重要的知识,我也得以学习他们积极的观点。虽然我们在一些问题的处理方式上有所不同,但是我也因此在汉诺威医学院、利物浦大学和耶拿大学这些大学积累了不同的经验。许多经历让我受益至今。

基于您的经历,想与您分享一下中国相关的情况。在中国,我们也会有导师指导学生完成学业,但在指导过程中,老师通常会在行政工作上花费更多时间。也就是他们把更多的时间花在管理工作上,导致也许花在指导学生的时间上就变少了。请问您是如何看待这种教学方式?您有什么建议吗?

作为医院重症监护科主任,我有很多任务在身,但是排出时间用来教学是十分重要的,你需要安排好自己,在周行程中留出特定的时间教学,并且要把教学提到非常高的优先级。因为归根结底,将自己的经验和热情传递给年轻一代非常重要。我们需要不断地进步,充分利用数字化和人工智能的潜力以及其他方面的资源,并且经验丰富的教师需要给年轻一代提供优质教学。


4、是什么促使您开展远程重症监护的项目,特别是参与建立具有州级影响力的虚拟医院网络的?

15年前,也就是2008年11月1日,我成为了亚琛工业大学附属医院的重症监护科主任。亚琛工业大学是一所非常著名的技术大学,技术专业和医学专业都很优秀。

在这期间,我看了一些我们的神经学家写的文章,他们在2004年还是2006年初启动了一个针对中风的远程医疗网络。我看完就觉得,这个也能让神经内科患者获益。

但要做这个项目,就需要把它的积极作用传递给所有危重病人,并创建一个远程医疗ICU网络。所以我们从试点项目开始,随着时间的推移,试点地区不断扩大,现在已经发展了十多年了。最后,我们也说服了我们的州政府,在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创建了这个虚拟医院网络。为了将医院、医生、患者连接起来,我们建立了一个真正的数字化医疗保健网络,即虚拟医院。这个虚拟医院不是只针对重症监护,而是从重症监护起步,扩展到其他适应症,如肿瘤学或传染病。


5、您认为在当下环境建立这样一个虚拟医院提供重症监护会诊,对患者有什么样的好处呢?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关键是我们全年无休地在分享最高水平的经验和知识。所以我们几乎动员了周边医院的相关人员都参与进来。因此,无论患者身在何处,都可以得到我们的医疗救助和从我们的经验中受益。我们已经进行了几项随机对照前瞻性研究。

结果发现,(通过虚拟医院)患者对我们抗生素治疗(传染病诊断)等更具体的治疗指南依从性更高。我们对重度脓毒性、脓毒性休克患者的治疗也获得了更好的结果。此外,对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的治疗明显更好。当我们通过虚拟医院应对新冠疫情之后,不仅提升了我们的服务水平,并且(之后的相关研究)结果表明,与全国平均水平相比,我们服务的 COVID-19重症患者的生存率要高得多。

所以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全年无休地分享专业知识和技术。因此,无论何时需要支持,我们都会提供。我们只让经验丰富的重症监护医师和拥有多年临床经验的团队成员(给周边医院的医护人员)提供建议。

所以通常对于加入您医疗网络的患者、医生或护士,他们收到指南后,需要多长时间适应这个网络呢?又是如何做到的呢?


通常我们会进行几次远程医疗会诊。每周平均进行六到七次会诊。所以基本上是每天都有虚拟医院会诊,有时一天几次。然后我们根据病人给我们的建议和对治疗的反应进行不断调整,基本上就像对待我们自己医院的病人一样。


6、麻醉学、重症监护和急诊医学领域涉及面广,许多损伤和疾病需要不同学科联合治疗,您所在医院的多学科合作是如何组织的?

我们医院非常注重多学科合作。我负责的重症监护医学科,有七个不同的单元。每个单元都可以治疗危重病人,但每个单元都有自己的治疗学科重点,比如创伤、心脏外科、神经外科等等。

我们会与外科部门的同事一起查房,每天一到两次查房。我们医院的每个科室都会设立一个岗位,安排一个人,担任我们重症急救科的联系人。当我们白天或晚上遇到问题时,我们会联系这个人,然后他来到病房和我们一起讨论如何更好地治疗患者,或患者是否需要手术,或给出更仔细的诊断。

很多来自不同科室的年轻实习医生,会在我的团队中接受一段时间的培训,通过培训学会成为重症监护师的基本素质。因此,培训的时候他们能学习到很多辨别患者情况恶化的指征以及应对方法。当他们回到自己部门时,他们已经有丰富的经验,可以更好地识别普通病房患者的症状。当我们遇到一些特定问题时,比如眼科或其他学科相关的问题,我们都会向相关科室的值班医生咨询。


7、像您这样的临床专家,应该具备哪些素质才能成功兼任医院主任和大学教授以及欧洲各个学会要职呢?

要做到这些,确实需要强劲的内在动力和力量,因为要承担这些义务需要大量的投入,包括时间和精力。

你需要有动力、有想法,喜欢塑造未来,为患者带来创新,改善患者的治疗。而且你还需要对科学抱有好奇心,且不满足于现状,因为你想做得更好。我认为这种动力,以及想要往前走的想法是非常重要的,能够让你有动力履行所有你需要承担的义务。

此外,你需要具备某种战略思想和计划,比如如何实现你的想法,而且这样做不仅是为了你自己,你还需要与他人分享你的专业知识和动力,以此激励别人以及你的团队。

除了激励以外,你还需要提供支持,证明这些事情很重要,很有价值,让他们从心底认可你做事的方式。也就是说这不是“我的”方式,而是“我们的”方式,是为了改进和开发更好的药物,提供比现在更好的医疗服务。


8、对于如何培养年轻一代医生,您有什么建议可以分享吗?您会给年轻的临床医生什么建议呢?

作为一名负责人,一位领导者,你需要做个可信的人。你的团队不仅需要听你的意见,他们还需要看到你不只是说说而已,你的言行一致,看到你是真的在意,这是你每天必须做到的事情,无论出现什么问题。所以我认为做个真实的人非常重要,你不是一个只存在于海报和PPT上的形象而已,你要言出必行。

总的来说,我们既要为患者提供有价值的治疗,也要为自己的团队提供有价值的关心。 

因此,你需要真正倾听别人的声音,知道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知道什么时候必须介入,有时还需要进行适当调整或者提供支持。也许团队成员还会出现其他问题需要你的关注,所以你必须非常敏感。每当你这样做,其他团队成员都会看到,知道你是真的在乎。这可以创造极佳的团队精神。

对于像我这样的人来说,挑战在于长期保持这样的状态。因此,组建团队时,提升团队虽然不容易但是是可以做到的。但要多年维持高水平,保持高度,真的很不容易,需要大量的个人投入。这就是我的看法。


9、您是如何平衡生活和工作的,有什么诀窍可以分享吗?

我必须承认,相比其他人,我可能确实在工作和履行义务上花了大量时间,而与家人相处的时间就比较少。这可能是真的。但我的惯用做法是,当和家人在一起时(即使到今天仍是这样),我会专注于他们,也就是说在家和孩子互动时我不会还想着工作的事,或者甚至还去用电脑或电话处理工作,而是给予全身心的陪伴,与家人共度美好时光,倾听他们的声音。还有一点也很重要,就是一定要保持和家人的沟通,并且能感受到在什么特殊时刻他们会更需要你。这非常非常重要。这就是我的诀窍。

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忘记说了,就是我的家人随时能够联系到我,无论我在哪里,他们都可以通过电话、WhatsApp(即时通讯软件)或者其他方式与我保持联系,因为我经常出差,我觉得这也非常重要。


10、闲暇时间您有什么爱好呢?

我确实喜欢运动,经常骑行、跑步和游泳。然后假期我喜欢接触大自然,比如山上就有很多值得看的东西,还能看看野生动物。大自然能带给我许多力量和能量,是我放松和恢复精力的地方,大体上是这样。


图片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