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抄作业的德国能控制病毒吗?

2020-03-20 15:38:20 广州仁医骨科 48

图片关键词


3月17日,黑山共和国检测出第一例新冠感染病例,自此欧洲全境沦陷,所有欧洲国家都出现了新冠病毒。


截至3月20日,德国现有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病例为15161例,累计治愈115例,累计死亡44例。


图片关键词

德国疫情动态源于腾讯新闻


虽然德国的确诊人数越来越多,但是算下来死亡率只有0.28%,跟旁边倒下的意大利形成鲜明对比。


图片关键词

意大利疫情动态源于腾讯新闻


在疫情中心的德国究竟是如何控制疫情的呢?


德国采用的是什么防疫策略?


德国医疗条件


首先跟大家介绍一下德国的医疗条件。


在欧洲,德国的病床密度是最高的,德国的497,000张普通病床中,有28,000张是重症监护病床,其中25,000张病床配有呼吸机。


并且随着全球疫情的蔓延,德国已经从国内供应商订购了10,000台呼吸机。而且德国医疗协会呼吁1200余所医院,为需要呼吸机的病人腾出空间,同时建立数据库,方便实时查询可调度的重症监护室的床位情况。


根据《2012年重症监护医学》数据显示,意大利每10万人口中有12.5张ICU床位,而德国每10万居民中有29.2张ICU床位。


图片关键词



德国用的是什么抗疫策略?


德国当前的防疫策略,呈现一个「三步撤退」的结构。

根据科赫所今年 2 月 12 日发布 2020 年第 7 份流行病学公告(Epidemiologische Bulletin)中披露的规划,德国抗疫第一步为「遏制策略」;如果出现找不到明确传染源的患者,则认为疫情发展已经遏制不住,撤退到第二步尽可能保护高危人群,即「保护策略」;如果依然无法刹车,医疗系统已经无法保证保护所有高危人群了,那就撤退到第三步,全力保证起码医疗系统和社会秩序不崩溃,也就是「缓和策略」。


「遏制策略」

开始的时候,德国只在拜仁州出现了十几例确诊。德国巴伐利亚卫生局把这十几例确诊患者隔离在医院治疗,并且追踪了所有密切联系人,最后成功切断感染链。


这时候德国的策略跟中国的措施有相似之处。


直到二月下旬,意大利疫情爆发以及德国北威州由于狂欢节活动导致密集的社区传播,病毒开始在德国肆虐,大量感染病例出现,密切接触者呈几何量级增长,德国已经无法追踪流行病学来源。


当前德国政府已经承认疫情发展已经遏制不住,于是德国撤退到第二步「保护高危人群策略」


德国将救治工作重点放在新冠肺炎重症患者上,绝大部分无症状患者和轻症患者被要求在家医治,诊所和医院的医疗资源向重症病患倾斜。德国同时建议60岁以上公民接种肺炎球菌疫苗。


德国采取新冠肺炎疫情分级诊疗流程。无论是符合疑似病例界定标准的人员,还是怀疑自己有感染风险的人员都不能直接前往诊所和医院,而是被要求先电话联系当地卫生局或电话问诊家庭医生,在家等待。医务人员根据诊疗标准和患者个人情况决定后续是否进行医学检测或居家隔离。寻求急救帮助的人员也被要求先电话联系急救中心,若未提前告知,不得直接自行前往。


在这个策略之下,德国凭借自身强悍的抢救条件,使重症患者将会得到最大限度的救治,大大地控制了死亡率。


德国确诊病例持续增加,德国总理默克尔宣布,德国感染率最终可能会达到60%-70%,德国需要做好进入传染病大流行的打算。


显然德国也深知疫情到达了无法刹车的地步,医疗系统已经无法保证保护所有高危人群了,德国撤退到第三步,全力保证起码医疗系统和社会秩序不崩溃,也就是「缓和策略」,尽量拖延,延迟病毒传播速度,避免新冠肺炎疫情与季节性流感疫情相叠加,防止德国医疗系统因为就医人数大爆发而崩溃。


因为一旦所有人都涌进医院,不仅互相感染,更严重的问题是会造成医疗资源挤兑,导致病重的人无法得到治疗,这时死亡率就会飙升。


德国抗疫战略的调整与一位灵魂人物有关,他就是德国病毒学家 Christian Drosten 。


图片关键词



他生于1972年,是2003年SARS病毒的联合发现者。当时年仅31岁,一战成名,2005年荣获德国联邦功绩十字勋章。先后出任波恩、柏林夏洛特大学综合医院的病毒研究所所长。他是全球第一位发明新冠病毒快速检测方法的人。


因为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频频发声,这位德国顶尖病毒学家被誉为网民“德国钟南山”。德国媒体称赞他是德国总理默克尔抗击疫情的左膀右臂。

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他不仅在媒体上发声,也参加了联邦卫生部的决策与新闻发布会。


在意大利沦陷后,疫情刚开始在德国蔓延,Drosten教授就在电视访谈里说过:


图片关键词


想要完全遏制疫情的传播,这不是我们现在要讨论的问题。(他的言下之意是,现在为时已晚,面对“大流行病”,这是不切实际的想法)争论我们有多少口罩库存,医院有多少病房?这也不是我们现在要讨论的问题。


我们现在要讨论的问题是持久战,是如何大范围内和病毒共存,如何能够最大限度的拖延,减缓病毒传播的速度,至少要拖到夏天。拖到夏天的意思不是说病毒到了夏天就自己死了,而是说夏天得普通流感的人少,可以大大缓解医院的压力。


这一番话,从一开始就给德国的抗疫策略定下了基调。


也正是因为他在国际上独一无二的专业地位,他才敢说这样的话。


Drosten教授的言论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了德国民众的恐慌情绪,成了德国人心中抗击疫情的定心丸,也给德国政府制定相关防疫措施提供了有力的科学支持。


Drosten教授在近期的采访表示,他们来自荷兰乌德勒支的合作团队, 在SARS病毒的单克隆抗体的研发上取得了成果,他们还偶然发现,这种抗体对于COVID-19也很有作用。


图片关键词


目前,德国也在实施更加严厉的手段去阻止更多病例的出现。

医疗:下单1万台呼吸机,为使用ECMO的医院提供每天8千欧元补贴。

停课:全国停课。

聚集:大众、戴姆勒、宝马宣布在欧洲停工;禁止教堂聚会,关闭博物馆、游泳池、健身房等不必要场所;削减部分地区列车班次,限制出行;柏林所有文化机构关闭;避免公共交通工具,尽量居家办公;人数超过1000人的活动不建议参加。

入境:旅行禁令扩大到欧盟成员国;边境交界处需二次检查,没有必要出行理由的情况下,禁止车辆入境;暂时关闭与法国、奥地利、卢森堡、瑞士、丹麦5国的边境;从中国到德国的旅行者需披露自我信息。

经济:政府拟向企业提供“无限”信贷,该经济援助计划在第一阶段将提供至少5500亿欧元;德国议会批准增拨最高10亿欧元,用于应对疫情危机。

其他:德国经济部18日表示,已经对向意大利、瑞士及奥地利出口的医用防护物资颁发出口许可,涉及的物资包括运往意大利的40万个防护口罩。


因为国情不同,德国选择了不一样的策略。如果这一策略成功,德国最后很可能会拥有全球难以望其项背的低病死率。最后希望德国的疫情也能如中国一样,及时刹车,取得最后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