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2019-11-26 17:00:02 广州仁医骨科 37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有生之年,欣喜相逢

The rest of my life

Nice to meet you

2019年10月14日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时下秋高气爽、日丽风和,维也纳的风景在阳光的映照下显得分外美丽。

经历十一个小时,飞行了近一万公里,我们终于抵达了奥地利维也纳,德国的好朋友今天还专门从慕尼黑开车到维也纳来接我们。

一下飞机就收到德国膝关节协会主席,OCM大老板约我们在柏林见面的消息,好高兴呀。我爱德国,生命中的幸运国。

2019年10月15日

今天一早,我们来到了维也纳总医院。医院始建于1693年,至今已有326年历史。著名的心理学家、精神分析学派的创始人弗洛伊德就曾在医院的神经內科当过医生。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维也纳总医院

维也纳总医院(简称AKH)又称维也纳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是奥地利国家规模最大、设备最先进的综合性医疗体系,也是世界上大型医院之一。


维也纳总医院编制病床2200张,手术室54间,平均住院日为5.6天,员工总数约9000人,其中医师约1500人,护士约4500人,年门诊量约130万人/次,住院9.8万人,手术4.8万余例,仅器官移植手术如心脏移植,肺移植,骨髓移植,肝移植,肾移植,胰腺移植等就有1400余例,同时医院还肩负着医科大学1万余医学生的临床教学任务。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今天我们专门邀请了维也纳总医院骨科大主任明年到中国苏州参与2020SEOS第三届中欧国际骨科高峰会(手术直播)。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医院的创伤外科非常著名,来院就诊的骨科病人很多


下午我们从维也纳赶到萨尔茨堡。在停车场吃午餐期间,我们忘了关车门,全程车门大开。但当我们用餐完毕回来发现,我们的东西全都在。奥地利和德国的治安都非常好。在欧洲,只要是在德语区,治安都令人很放心。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秋日暖阳,鲜花怒马,我们一路奔向奥地利中部城市萨尔茨堡,为明早拜访萨尔茨堡州立医院作准备。晚上有一个晚餐会,我们吃了维也纳炸猪扒,谈了工作、未来和梦想。女人必须一生努力,一世情怀。女人必须有气质,且光芒四射。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2019年10月16日

今早九点,我们来到了有三百多年历史的萨尔茨堡州立医院,拜访了医院院长。院长于2018年4月上任,他是奥地利著名的神经外科专家。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我们特别邀请他参加明年在中国苏州举办的2020SEOS 第三届中欧未来医院发展论坛。院长表示他对去苏州开会特别感兴趣。明年十月我们会带领中国医院的院长和中国著名骨科大师到萨尔茨堡州立医院考察,他也非常期待!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萨尔茨堡州立医院简介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萨尔茨堡州立医院(Landeskrankenhaus Salzburg)始创于1704年,前身是圣约翰医院,至今已有315年历史。医院在2004年与萨尔茨堡基督教多普勒医院和圣法伊特州立医院合并,在2003年成为帕拉塞尔苏斯医科大学(Paracelsus Medical University)的附属医院。医院集高水平的教学、科研和医疗于一体,与帕拉塞尔苏斯医科大学科研和教学活动使医疗人员与时俱进,掌握最新的治疗方法,也保证了临床工作者能够得到最高水平的专业教育。医院的院训是患者至上,合作无间。自我激励,永不止步。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医院有1167张病床和3471名员工。在19个科室和7个研究所中,每年大约有48,000名患者接受住院治疗,门诊病人更多。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在奥地利的公务完美收官。听着歌曲一路狂奔,跨越近两百公里从奥地利来到慕尼黑,我深爱慕尼黑,它是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城市之一。每次到慕尼黑都会享受到明星般的待遇。因为生命中重要的朋友在慕尼黑,接下来两天半的公务全部排满了。从广州到慕尼黑Gloryren 一定可以继写传奇。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今天下午重回慕尼黑哈拉兴骨科医院,会见了医院的关节外科主任Prof.Haasters,讨论了明年的工作安排。Prof.Haasters今年41岁,是德国天才级肩关节专家,年仅37岁就取得大学任教资格与副教授头衔。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会议结束时,我们见到了江门市中心医院关节外科马主任,他说在这里工作和学习收获巨大。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伊萨河静静地流,我真的超爱慕尼黑。明早一天在慕尼黑大学附属医院有四场会议。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2019年10月17日

秋天的慕尼黑真美,一路上沿着枫叶的轨迹,我们来到了位于慕尼黑大哈登地区的慕尼黑大学附属医院。医院大得让我们迷失了方向,幸好有医院总秘书特意到门口迎接我们。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上午十点,我们来到了慕尼黑大学附属医院综合癌症中心,与医院肿瘤科和骨肿瘤科开会。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慕尼黑大学肿瘤中心院长办公室似秋天的油画,非常漂亮

慕尼黑大学附属医院综合癌症中心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慕尼黑综合癌症中心是由慕尼黑两所大学(慕尼黑工业大学和慕尼黑大学)和慕尼黑肿瘤中心合作组成的肿瘤治疗、科研和教学中心,成立于2013年,是具有德国癌症协会(DKG)认证的肿瘤中心,旨在为癌症患者提供国际领先的治疗。目前,中心共有3,500张床位。截至目前已有150,000名癌症患者在此接受治疗。并在2014年,中心被德国癌症援助基金会评为最佳肿瘤治疗中心,已达到治疗的高治愈率:肿瘤占83%;肺癌占85%;乳腺癌高达95%。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下午我们会见了医院总院长,他已经成功管理这家医院十年了。我们在院长办公室开了一个小时会,院长同意让医院科室与我们合作。他还许诺明年将亲临在苏州举行的2020SEOS中欧未来医院发展论坛,并就“如何管理全欧洲第三大医院”这一主题进行30分钟的精彩演讲。

今天下午五点,我们赶到位于慕尼黑市中心的慕尼黑大学附属医院。这里是慕尼黑大学附属医院总院,有着135年的悠久历史。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我们会见了院长,院长是德国著名的创伤外科专家,很多与我们合作的国际著名专家都是他的好朋友。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院长办公室已经有125年历史了,非常古老但又具备现代艺术气息。院长还亲自带我们参观了医院最古老的会议室,给我们讲解古老的医学发展史。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明年他将到中国为一家大型三甲医院担任客座教授,并参加在苏州举行的2020SEOS 中欧未来医院发展论坛。

今天与慕尼黑大学附属医院的四场会议非常成功,我们将全面开展与慕尼黑大学附属医院的合作。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这次出国,我们带着国内很多医院的需求与各个德国著名医院开会,为国内医院筹备国际化战略布局方案。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2019年10月18日

今天上午九点,我们重回慕尼黑哈拉兴骨科医院,分别会见了医院院长和CEO。我们一行人刚到楼上,正好遇上院长亲自出门迎接。一见面,院长就亲切地与我们行贴面礼。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今早为了与我们开闭冂会议,院长还把门诊时间推后了一小时。我们讨论了2020年的工作安排,院长将于明年二月和九月分别来中国佛山市中医院工作一周。

随后,我们与慕尼黑哈拉兴骨科医院CEO开了一小时闭门会议。未来,中国医生到慕尼黑哈拉兴骨科医院学习,将先由仁医骨科把关,然后需要获得医院所有科室主任签名和院长签名,最后经医院CEO签名同意,才可到哈拉兴骨科医院学习。

哈拉兴骨科医院CEO答应我们,明年他将到中国苏州参加于9月12日举行的2020SEOS中欧未来医院发展论坛。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在慕尼黑逗留的三天里,两天拜访了哈拉兴骨科医院,开了五场会议,哈拉兴骨科医院的公务活动圆满落幕。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下午,我们来到了慕尼黑传奇的OCM,会见了德国天才级膝关节外科及运动医学专家Prof.Herbort,今年的他才40岁,早在3年前他就获得了德国明斯特大学附属Westfaelian Wilhelms医院大学,创伤手部重建外科教授资格。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Prof.Herbort曾为德国众多名人政客主刀过手术。今年他为拜仁球队最贵的足球明星Lucas主刀了手术,还为众多奥林匹克运动员主刀过手术。他个人一年的手术量可达1600台。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除了在医学界成绩斐然,日常中的他还十分有绅士风度。今天因为我的过失迟到了一小时,Prof.Herbort却依然温柔相待。明年四月Prof.Herbort 将作为客座教授来到中国南昌。

OCM简介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OCM(Orthopadischen Chirurgie Munchen)成立于2003年,它是由SSS(Sana Kliniken Solin Sendling)主导下慕尼黑南部的两个骨科治疗中心合并而成的德国最大、最现代化的骨科医疗机构之一,也是巴伐利亚州外科骨科领域的领先治疗中心之一,中心结合最先进的技术和舒适的医院基础设施为患者提供综合治疗。主要专注于关节和运动医学领域。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OCM获得FOCUS排名的骨科专家们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众多著名球星和奥林匹克运动员为OCM签名留念

在慕尼黑两天半的工作圆满落幕。拜访了慕尼黑医院“三巨头”:慕尼黑大学附属医院、慕尼黑哈拉兴骨科医院和慕尼黑OCM,总共开了十场闭门会议,十全十美。Munich is a lucky city for our company.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2019年10月19日

一早奔赴奥格斯堡,我们来到了Hessing基金会脊柱中心骨科诊所,医院被评为2019年世界上最好的医院和德国最好的医院之一。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Hessing是德国最伟大的脊柱大师,1918年3月16日他去世后,成立了这个基金会,由这个基金会全权管理这家医院。我们邀请了Hessing基金会脊柱中心骨科诊所大骨科主任明年来中国,他也是德国著名脊柱大师。回国后,已收到他的邮件,他同意明年到中国担任客座教授。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医院非常浪漫,后花园非常漂亮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十年了,整整十年了,沿着浪漫之路,今天开车在乡村小路上听着华语歌曲,又一次到了丁克尔斯比尔,还是去了老地方,老餐厅,老位置。我人生最好的时光都是在德国度过的。这是我最喜欢的小城。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下午我们来到了陶伯河上的罗腾堡,这是一个古色古香的中世纪古城,这是一个要慢慢品味的小城。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在罗腾堡,我们逛了德国最大的圣诞市场,还有两个月就过圣诞节了。嫁给德国人真麻烦呀,圣诞前夕要烤各种饼干,要让香味弥漫整个房间,要准备圣诞树,圣诞树是真正的小松树,各种装饰千奇百怪,想想头好大呀。还要准备圣诞大餐,绝对的技术活。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2019年10月20日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lt is extraordinary year of 2019.

Every day of Guangzhou is unforgettable. l must be a radiant woman with lifelong beauty.

l would like to share with you in the city of the beautiful of the distant future.

驱车400公里,我们来到了德国萨克森州首府德累斯顿。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历史上,德累斯顿曾长期是萨克森王国的首都,并在一段时期兼任波兰首都的角色,拥有数百年的繁荣史、灿烂的文化艺术,欧洲最高的城市绿化率和众多精美的巴洛克建筑,被誉为欧洲最美的城市之一,又被称为“易北河上的佛罗伦萨”。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2004年第一次来到这儿,2012年去布拉格大学附属医院与院长开会也途经此地。每次来德累斯顿都住在茨威格皇宫旁边的宮殿里。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夜游东德最古老的城市,易北河水静静地流,夜晚的德累斯顿美得醉人。我深爱这个国家。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周末结束,明天一早我们将拜访德累斯顿工业大学附属医院脊柱科主任与创伤中心院长。

2019年10月21日


今早在德国两个城市穿了旗袍去医院开会,在堪称美丽的城市里,在阳光下的咖啡厅。这世界自有待我如珠如宝的人,从头到尾,我都是一个简单的故事,太阳照在我的脸上,暖气洋洋,美不可挡……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今早我们赶到德累斯顿工业大学附属医院与院长见面。他是一名著名脊柱专家,也是2019FOCUS顶级脊柱专家。德累斯顿工业大学附属医院非常大,有四个区域,一百多幢大楼。医院有一幢独立的骨科大楼,涵盖了脊柱、创伤、关节、运动医学、手外科、小儿骨科等骨科专科。我们成功邀请院长参加明年9月举办的2020SEOS 中欧未来医院发展论坛。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德累斯顿工业大学附属医院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德累斯顿工业大学附属医院(University Hospital Carl Gustav Carus)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十八世纪中叶,于 1815年被国王弗雷顿里希•奥古斯特一世命名为外科专科医学院,并以Carl Gustav Carus教授的名字冠名了德累斯顿大学附属医院;1901年发展为拥有外科、内科、妇科和眼科学的德累斯顿约翰–斯达德市立医院。1993年东西德合并不久,该院并入德累斯顿工业大学。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德累斯顿工业大学附属医院有26个科室,4个研究所和14家跨学科中心,每年有 31余万患者在此接受现代化的医学治疗。本院1300张病床,及95个门诊科室,为全程高水平治疗提供了可靠的保证。自2012年开始,大兴土木新建了DINZ内科神经学的诊断中心,及肿瘤中心等新楼。2015年创建继海德堡国家肿瘤中心NCT的第二家国家肿瘤中心落户德累斯顿工业大学附属医院。


2017-2019年均获FOCUS奖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下午,我们来到了今天中午来到德国东部的第二大城市:莱比锡,拜访了莱比锡大学附属医院关节和运动医学科主任,他与我们在德国有许多共同的好朋友,他对来中国做客座教授非常有兴趣。莱比锡大学附属医院院长是欧州创伤外科协会主席和著名创伤专家。明天我们会在柏林的DKOU 相见。

仁医特刊 | 2019 从广州到慕尼黑(三)


行政楼建筑很有艺术气息,他的办公室很可爱

未完待续……